爱捉弄人的筱筱

风格里哦:

【画功为负】【LoveLive】μ's的端午

门前艾蒲青翠,天淡纸鸢舞。

粽叶香飘十里,对酒携樽俎。



笑忘江湖

风格里哦:

文/风格里哦


【师父,咱学武的开宗立派是不是就为了收徒赚钱啊?】【难不成还是为了江山社稷?】

【悟道,去把我的龙炎宝剑拿来,师兄给你演示此招。】【悟言,对师弟说话也要注意礼貌,叫人帮忙多用个“请”字为好。】【是,师父。师弟,去把我的龙炎宝剑请来。】

【二师兄,大师兄昨天跟那个黑衣人的比武怎么样?】【当然是大师兄赢了,追着那人打下山去五里多地,大半夜才回来】【可是我今天看大师兄鼻青脸肿的。】【那是擅出山门外人约架,晚自习迟到,让师父给揍的。】

【师父,外人到咱们这来挑衅,大师兄出手赶跑,你为什么还要罚他呢?】【我哪里罚他了?】【大师兄都被你揍得不成人样了。】【那是他今早上去马房帮李大伯给母马接生,让为师坐骑给踹的。】

【大师兄,你真厉害,外能打退强敌,内能帮马接生。】【嘘,别说了,那黑衣人是你大师嫂扮的,我俩是偷溜去镇上看烟火大会去了。】【大师嫂,是柳姐姐吗?她为什么要蒙着脸呢?】【傻瓜,你嫂子是峨眉弟子,我们是道家门派,武当峨眉老死不相往来听说过没?】

【师父,为什么武当峨眉要老死不相往来呢?】【听说过武当祖师张三丰和峨眉祖师郭襄的八卦没有?张真人暗恋了郭女侠一百年,可就是无缘。从此以后一个佛一个道,弟子们也不好意思往来了。】【可咱们又不是武当,我们这不是寺庙吗?】【你抬头看看门口牌匾上写着什么。】【道明寺。】【本庙姓道字明寺,实为道家门派,乃是中原寺院第一卧底】【......】

【三师兄,最近几天怎么都不见师父了?】【师父在闭关练功呢。】【练的什么功?】【听说是长生不老的修仙神功。他吩咐过记得到时候叫醒他,以免修行过度走火入魔。】【......】【算来今天也该是出关之时了,正好你去叫师父出关吧。】【师父,我是悟道,您出关的时辰到了。】【唐僧到哪了?】

【悟妙师弟,你柳姐姐总是嫌我太胖,有什么办法能一下减掉二十斤吗?】【截肢。】

【小夏,如果将来我们在一起了,结婚的时候我可能买不起戒指首饰。】【没事,我不介意。】【我也没钱买镇上的大房子,就在后山按揭一套得了。】【没事,我不介意。】【师父的功夫我还学不到一成,将来要是有人欺负你,我只能去求助大师兄他们了。】【没事,我不介意。】【到时候我们一起下山闯荡去吧,我虽然功夫不行,但是脑筋还是够聪明的。只要你愿意等,我总有赚大钱的那天。】【没事,我不介意。】【小夏,你太好了,你真的什么都不介意吗?】【当然了,我又没说要嫁给你。】

【师父快来看,悟道师弟天赋过人,在本门轻功大赛中勇夺第一。】【很好,今后下山收快递的事,就都交给你了。】

【师父,为什么我叫悟道呢?】【你是悟字辈老四,要言妙道,轮到你了就是悟道。】【咱们这到底是法号还是道号啊?】【哎不重要,武林门派不扯点宗教名头怎么唬人?】【那这“要言妙道”,又做何解?】【为师当年闲来翻书,正好发现这四个字,觉得适合装逼,就拿来用了】【......】【别用那种眼神看为师,想名号很费事的,难道要我叫你们悟空、悟能、悟净?】【这不还少一个吗?】【你看到你这都不够用了,你就叫白龙马得了。】【白龙马我倒是不介意,就是二师兄估计不会答应。】

【小夏,我有一句话一直想对你说,不知当讲不当讲。】【不当讲。】

【悟道!你是不是又偷看我的信了?】【......是三师兄拆的,不关我的事。】【大师兄,你这信封里明明就是一张白纸嘛,我们看了也没等于没看。】【三师兄,你不是说这是柳姐姐写给大师兄的情书吗?】【嘘——】【 哼,告诉你们也无妨,这信确实是柳姑娘寄来的。】【可为什么是一张白纸呢?】【我俩上个月吵架了,说好谁先跟对方说话谁是小狗。】

【啊呸,这饭里有虫!师父,好大一只蜘蛛啊,我差点把它吞了。】【大惊小怪,这种事情经常有,叫因祸得福。】【你是说人生总有意外,这也是修行的一种对吗?我因为这一口,从此小心,避免了今后吃进更多的虫子?】【不,我说的是蜘蛛。】【嗯?】【它被人咬了一口,估计过不了多久就要进化成人侠了。】

【小夏,师父叫你别一天到晚闷在房里看言情小说,多出去走走。】【哼,我又不学武功,师父反正也不教我。你让我干嘛去?】【这也是为了你好,整天呆在闺房里容易变宅女,以后嫁不出去的。】【呸呸,谁宅女了?请叫我居里夫人。】【嘻嘻,从今以后,贫道姓居名里。】【滚。】

【师父,你对学习过程中的劳逸结合这个问题,有没有兴趣探讨?】【练扎马步的时候不要论道。】【是。】

【师父,为什么张大侠要把小夏寄养在本派。】【张大侠日理万机,无暇照顾幼女,故委托本门照顾。】【为什么不给那些名门大派去照顾呢?】【咱们道明寺派不够名门不够大派么?】【光这名字在外头我就不好意思报。】

【大师,你们这里到底是寺庙还是道观啊?】【佛本是道,盗亦有道,你心中想的什么,此地便是什么。本派武学院下设佛道释三个方向,您要嫌不够还有送往西域东瀛的国际交流生活动。】【可是我是送我儿子来学武的。】【那还问这么多干嘛,江湖之事,成天打架斗殴的谁还管你信哪个神仙,意思意思得了。】

【悟道,什么事这么高兴啊?】【师娘,刚才小夏跑来对我说,她喜欢我!】【我刚看小夏跟你师兄他们是在玩真心话大冒险呢。】【对呀,小夏说是大师兄让她来说的,大师兄太够意思了。】【孩子,那局确实是你大师兄赢了,可人家小夏选的是大冒险呀。】

【悟道,下个月为师要带你师娘去江南旅游,记得听师兄们的话。】【师父,那今年的华山论剑怎么办?】【不去了,这等虚名,哪有你师娘开心重要。】【啧啧,反正去了也拿不到名次。】【放屁,去年你师父可是十强选手。】【我都听张师叔说了,去年参加人数总共才——】【瞎特啊噗!为师本来还想给你们带点好吃好玩的土特产回来——】【您二老旅途愉快!一路顺风!】

【二师兄,大师兄当初是怎么追到柳姐姐的?】【给你讲个故事把。有一天大师兄和柳姑娘在河边散步,大师兄对柳姑娘说,你来猜猜我手中有几颗糖,要是猜中了,我就把这五颗糖全送给你。】【然后呢?】【柳姑娘说,那我猜有六颗。】【.......再然后呢?】【然后大概这二人都觉得对方蠢得离不开彼此,就在一起了。】

【小夏,你来猜猜我手里有几颗糖?】【我不猜,我都想吃,全给我吧。】

【师父,这世道艰难,求生不易,如何才能真正好好活着呢?】【保持呼吸,不要憋气。】

【啊哒!吃我大雪球连环十八式!】【悟道,咱们左右夹击大师兄!】【悟言你这个叛徒,说好的同盟呢?】【没有永远的朋友,只有永远的利益。看招!】【赵师叔快来帮我,这帮小辈怕是要翻天!】【你们干嘛呢?多大的人了还玩打雪仗——哎哟!是谁暗算为师?!】【不是我~】【我靠,雪球还捏得这么硬,要不是我有内功护体,今天——啊哟!还来?】【师弟,我们停战吧,一起对付师父!】【敌人的敌人,就是我佛朋友。】【赞成!】【好啊,一个个都反了是吧,这是你们逼我的,天女散花!】【靠,师父你作弊啊,打雪仗不准运内力!】【住嘴!战场上哪有什么规矩,胜者为王,吃我雪山飞狐!】【柳姐姐,男生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呀,他们一直都是这么幼稚的吗?】【一直如此。】

【师父,我这就下山了。】【悟要,你此番去挑战开膛手杰克,不可轻敌。为师教你一招“六鹢退飞”。此招能克制对方,但不到万不得已不可使用,乃绝境求生之救命招数。】【谢师父。】【师父,为什么不让我去?】【你武功不够,去了会死。】【那您也把这招“六鹢退飞”教给我呗。】【倒也不是不可。】【这样我也能打败他了?】【这样你会死的有尊严一点。】

【小夏,外面好像飘小雨了。什么时候回去啊?】【这桂花糕真好吃,你说什么?】【小夏,雨开始大起来了。】【嗯,看出来啦。】【小夏,雨好像又变小了。】【是吗?等我吃完再说。】【小夏......你能不能问我带伞没,再不问雨可就要停了。】

【所谓习武先习德,可见德才是最厉害的。不要整天光想着动手动脚,要讲究以德服人。】【德怎么服人呢?】【动不动就给他来一套道可道,非常道。舌灿莲花口若悬河,通过讲道理把人给讲死,语言是最厉害的武器听说过没?】【可是师父,那为什么我们还要习武呢?】【为了和不讲道理的人讲道理。】